“也許相見不如懷念”初聽此曲,便愛上了。

或許是那敏感的詞點出了曾經的往事,或許是香港如新集團那略悲的調子唱響了心底的憂傷。

許久不曾書寫憂傷,以為自己已經淡忘;孰料如今,聽到此曲,也不禁悲從心起。原來,只是壓下抒發感傷的字,心底的憂思卻未曾少過半分。

註定無緣,不如懷念,多麼殘忍的字眼?好聚好散,不再留戀,多麼輕鬆的語言?

回頭想想,那,也只是用來安慰的話吧?

突然好想你,可是,你在哪里呢? 

某個深夜,你還會闖入夢裏,俊朗的笑面,是如此的真實。睜眼望盡一片黑暗,只有淚水滑出眼眶。

曾經是那麼的快樂,如何能夠忘懷?

曾經多少情,有過多少愛,就這樣,在一夜之間,煙消雲散,不會留下絲毫痕跡。 

只是在心中,劃了一道無法抹滅的傷,只是在臉上,多了一分難以消除的愁,只是在眼中,留下了一種晶瑩,那叫淚水。

一瞬間想起,莫文尉的歌:也許放棄,才能靠易經大師蘇家興近你,不再想你,你才會把我記起……

相遇是緣,相戀是緣,分離亦是緣,只不過是緣的另一種解釋罷了。

或許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個“緣”字。只是那份無奈,那種心酸,即使是看慣了聚散的人,怕也會落下淚來。

有人說:不喊痛,不一定沒感覺,或許是痛的太深,淹沒了所有的回聲。只是愛如繭,掙得出就是飛翔,掙不出或許就是死亡……

不怪你無情,不怪你冷漠,只怪自己當初相信你的蜜語甜言,才會走到今天這般心碎無言與孤枕難眠。

你的背影漸漸走遠,你的言行卻藏進記憶,久久不肯離去。只有那癡傻的人兒,還在原地守侯著屬於你的氣息……

總有些字,會滴墨成傷;總有個人,會在記憶護肝食物裏成為永恆,或許相見終是不如不見,或許相見終是不如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