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這樣的夜,似乎每個夜都如此。枕著手臂,久久難自我增值以入睡。最近總是碌碌地奔波,沒有一點成果。總感覺時光漸漸老去,腦袋滿滿的困惑。我常想,每個人靈魂深處都有著別人無法企及的地方,然而我至今也無法看清自己。一直想挎上背包,獨自開始徒步旅行,拋開滿世喧囂,卸下一切面對,確總沒有莫大的勇氣。有著太多牽掛和羈絆。

想想過去,後悔的事情太多,越來越厭惡自己。無法直白一些事,何嘗開始如此,無言以對種種的種種。一直在期盼遙遠的夢想,何時又變的如此感傷。理不清月光灑滿的年華脈絡,記憶一陣陣地牛熊分佈湧動,漸漸消散的美好,遺失的如此自然。越來越愛在深夜按著鍵盤啪啪地碼字,思緒像黑夜這般深邃,書寫一段一段業以遠去的歷史。在這靜謐的黑暗,播下思想的種子,去尋找一個讓自己不在困惑的理由。哪怕是一場低調的邂逅,詮釋這生命的含義。

前面的路,依舊飄忽,很多時候無法抉擇,而我常在這路口徘徊彷徨,身陷的無法自拔,總獨自在深夜醒來,兀自舔著不深確痛的難以忍受的傷口。有人問我為何如此感傷,我亦解釋不清。仿佛,遺留前世的記憶,交錯今生的回憶,一路走來,一路地歎。

有時突然意識到,生命換算成秒,卻也龐大的不自然,然而這一瞬的時光,又如何溜的這般飛快,定不住的格局,又一個幾百秒在我眼底大遙大擺地晃過。我從不試曾曼谷機票擋住它的腳步,然而我們確常常追著它的腳步,匆匆又匆匆地譜寫生命的苦旅。我亦明白,有多少人違背過自己的誓言?歲月時時刻刻書寫這無力的蒼白,我總用哲學的言語安慰自己,其實,我們都曾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