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會兒我們才是屁顛的娃兒,整天與小夥伴們一起手牽手,開開心心地度過這一天,可卻不知這意義何在。那時連什麼是友誼都不知道,只是覺得能在一起過好每一天就是幸福充足。
  上了小學,還是能跟這幾個小夥伴在一起,會覺得命中註定,每天都這麼快樂。小升初的日子不斷地在努力,你會激光去斑覺得有些疲倦了,但是有苦說不出,總是找些理由把氣撒在朋友身上,你會想:真正的朋友不是會在意那麼多的。你也沒想太多;後來上了初中,再次相遇在同一所中學。不想讓關係冷僵,便去討好她,想盡辦法去把漏洞補上。恢復了友誼後,顯然會感到沒有以前那麼完美,那麼聊得來了。那時你會發現她身邊不缺自己一個朋友;初中直接升上了高中,同一個班級的兩個相處了將近12年的朋友還在一起,你會覺得有些釋然,是否會感到有些厭倦,但看到她身邊的摯友與她談天說地,有說有笑,並肩走在一起的日子,你會感覺到自己沒有那麼快樂了,變得冷寂,但為了高考,你又沒想太多,努力做好自己,聊以自慰地說:“好吧,我現在只需要學習好,什麼友情的不堪一擊,考上大學後再說吧。”自己又沒想清楚,那一擊是誰造成的?
  時間就像是沙漏裏的一粒粒沙,一點一滴地流去。高考過去了,志願也報了,錄取通知書也拿到手了。表面上捧著錄取通知書欣喜若狂,內心卻感覺不到高考時那種期待和興奮。
  拉著沉重的行李箱,踏進大學澳門酒店套票優惠校園,秋葉“刷刷”地落下,落到身邊,驀然感到心酸與疼痛。問自己:“我想要的真的僅有這些嗎?”
  能感到時間定格在這一刻,那潮水般起伏的心與疼痛不斷延續。抬頭正想忘掉一切重新開始邁向一步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自己面前——是她。看到 她,喜出望外。笑了,嘴唇微微一動,想叫她,跑過去擁抱她,告訴她自己錯了。後面另一個陌生的身影走到她身邊,那個她身邊的女生,就是高中陪她一起的女 生。
  淚水忍不住湧出眼眶,眼邊紅紅,笑了——取笑那個什麼都不懂的自己。“這是喜極而泣,對,喜極而泣。”擦擦眼淚,告訴自己這是好久不見的想念表現,一切步入正軌,進入一個全新的環境。
  沒想到小學、初中、高中,甚至大學都在同一所學校,這算什麼?
  大學生活一切都沒有想像中的充實,整天都是這麼過的,像一個乞丐般不知去向,但起碼乞丐都會上街討乞,我會什麼?一個個問號逼迫著自己,我到底該怎麼辦?我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大學生活的人變得有些“倡狂”。蹺課的蹺課,上網的上網,睡覺的睡覺,唱K的唱K,跳舞的跳舞,談戀愛的談戀愛……
  我也開始覺得大學生活有些乏味。後來認識一個大二的師兄,他很體貼,對人溫和,我跟他關係還不錯,日久深情,跟他走在了一起。
  我決定放掉那段與她的友情,用戀情彌補我所缺失的情感。大一的第一學期,有他的日子,我很是快樂,漸漸地忘了與自己多年交情的朋友。
  大一的第二學期,他突然coolfire iv間跟我提出分手,我不擅長表達什麼。我無話可說,我也知道挽留不了他,這樣也沒意思,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個花花公子。因為他,我出入校園,都要面對那些歧視和取笑,那時我覺得沒什麼好議論的,對自己一笑就過去了。
  後來我覺得,我真的撐不下去了。一次晚會,大家都去看表演了,對於這些,我只會不理睬,然後偷偷地躲在校園的一角默默地抱腿哭泣。
  忽然感覺光線暗下來了,龐大的身影罩住了我,我抬起頭,紅著眼圈,看著她,我該怎麼面對?彼此之間沉默了一會兒。
  “如果你哭夠了,就回來吧。你一直在迷茫嗎?我在等你,在你離開我身邊的地方等你回到我身邊,我從未離開你,無論是從前還是今後。實話說,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再多的朋友在身邊都是孤身在空城的感覺,這種寂寞, 彼此有些話還沒來得及表達出,是否都一致?我只能說,累了就回來吧,回到那個什麼都不懂的時候,不要讓任何的雜質摻和到我們的中間來,不要想太多,只要手 牽手,快樂到永久,並肩攜手前進,好嗎?我的朋友。要問為什麼的話——真正的朋友不會在意那麼多的,不是嗎?”她伸出手,笑著對我說。
  “芫!”這真的喜極而泣,一股勁地抱著她,把所有的委屈和心事與她分擔。“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真的很對不起……”
  “真正的朋友……是不會在意那麼多的。”她也緊緊地抱著我。
  兩個還不懂的女生緊緊地抱在一起,放掉那些不好的事情,都一最初認識的那份心情重新開始。
  後來芫轉了專業,與我同一個專業,我們重新開始了兒時的友誼,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她一直都在我身邊照顧著我,讓我知道,她從未離開我,我不會再懷疑我們的友誼是真的牢不可破嗎品質的問題,因為我知道——
  真正的朋友是不需要在意那麼多的。難道不是嗎?多開心,有朋友在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