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煙之外,我們都在用一支筆,淡寫流年的薄涼與清歡。歲月千回百轉,起落間,我們學會了接納喜歡的,也接納不喜歡的。因為深知,每一次的途徑,只為愛,而存在。所有的念起,終會溫暖收毛孔了相遇 。
文 / 樹兒
人間有味是清歡,“清歡”二字,讀來便有一份素淨,清和之感,卻又隱隱透著一份小竊喜,小滿足,那份欣悅不必與外人道來,是一種我自清清,我自淡淡,我自素懷 之閑逸。
這個世界是匆忙的,有時,看著身邊快速流動的風景,密集的人流,內心總有種想出逃的感覺。 羅密歐說,生活像一根繩子,一頭是夢想,一頭是現實,最佳的方式,就是將它們重疊在一起。事實確實如此,雖然不太情願,卻依然努力保持著平衡。
也許,生命的常態,就是從繁到簡,由濃到淡的過程。若能在一朵花裏看到春天,在一杯水裏悟出菩提,紅塵三千,獨在雲水間,繁華不驚,與山水共相依,大抵就是內心的清喜,清歡。
此刻,耳畔是清雅的音樂,天空依然很藍。滿目的秋香色,都是微涼的歡喜 。
常常,是靜默的,不說話,亦很好。有音樂,有清風,還有那心事二三點,就似這秋水明月,淺淺,淡淡,是銀碗裏盛雪的素清,溫婉了一箋月朦朧。歲月輕聲的吟唱著一首深情的歌謠, 而雲淡風輕便是彼此最好的模樣,花開是詞,蕊是心事,拂去塵世的潮湧,只用時光的琉璃盞盛一束溫馨。
白落梅說:擁有一顆平常心,是清歡;品嘗一杯閑茶,是清歡;漫吟幾句詩詞,是清歡;聆聽一曲旋音,也是清歡。可見,清歡並不難尋,都是尋常日子的滋味,簡單的,平和的,淡泊的。
其實,我們MIOGGI 水光槍來到這塵世,尋找的無非是內心世界的安寧。禪言:身若溪水,閑下自清。所有的悲喜曆練,若選擇了微笑,隱忍和柔韌,都會成為一笑而過的淡然和釋然。記住自己的選擇,放下負累,以素簡清歡的姿態落筆這一方蒼穹。
如此方能,遇見,最好的時光。遇見,最好的自己。
似乎,是在刻意的疏遠喧囂和熱鬧,安靜下來,看一本書從煙雨的開始到結束,看一枚葉子曼妙著四季的風情,看一只小鳥在水塘邊輕盈的掠過,時間悠然而過,這日子是閑逸且清喜的,只將窗外的喧囂關在門外。
心若無塵,則處處皆淨。若,太過錯綜繁蕪,只會讓自己陷入進退維谷的矛盾。行與阡陌,要學會用墨色的柔,調和歲月裏的蒼涼。有些時候,距離不在於遠近,更在於心境。
喜歡,在一首音樂,在一段文字裏裏沉浮著,如水的心境,如水的光陰,就像被一抹寧和溫柔的穿過了發間,穿過了紅肥綠瘦的心事,只將清淺落在了草木的呼吸上。不探,不問,不攥緊,落下的痕跡都是循向柔軟,溫善,生動的,宛若將心在安靜中綻放,只一片白雲,就可以讓自己輕盈的來去。
也許,這就是光陰賦予內心的完滿,你只需清喜著接納,不必寒暄,不必紛紜,自在相宜。只將心,安與無塵中,靜如,流水。
時間就象潮水,卷走梳化工程了一切,沖淡了記憶。應梵響說:一個人自始至終都能幹淨清爽地存在著,無論穿越多少煙雨,都有一顆明亮的內心,方是尋常人畢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如此,便守一份清歡,握一份感動,在光陰裏,素淨芬芳著吧 。
若能,得半畝花田,就此,種上清歡幾許。用帶著露水的詩句,輕叩老去的時光,當繁華過眼而不貪念,或許,才是月白風清的放下。只是,那些散落的花事,依然是指尖的沉香,怡然著無限的溫柔。且讓十月的流光,在九月回弦的清香裏纏綿不絕,平靜,祥和,一切都是剛剛好的樣子。
此刻,心輕了,塵落了。 微笑著,做紅塵的過客,哪怕途徑生命的留白,也依然是莞爾的綻放。
因為,人間有味是清歡,淺淺的,緩緩的洇開的,會是塵世中最幸福的清寧,不世俗,不招搖,安逸而素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