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陽光在一場小雨過後的下午靜謐灑在化療期間食療西安這座古城。久違,真的久違。從正月到現在,來西安已經一個月,沐浴陽光卻真的沒有幾天。
我開始在微信、在和友人的聊天時抱怨:西安這個城市太破,霧霾嚴重,交通差……
忽然之間,覺得自己有想回上海的意思,但是我知道,這只是想想。
路邊一個大大的看板說: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生活。
是的。
在上海看著萬家燈火的時候,我沒有感覺到內心的依託。雖然在那座城市已經生活了兩年,但站在24樓看著路上如螞蟻一般行走的車,看遠方的燈火,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在大雁塔旁邊一個公園那幾棵樹下靜坐的時候(慈恩寺公園?),我開始覺得在我心中低落的時候,那些樹,那些水最能安慰心靈。我回想每次在黃興公園冷氣機靜走的日子,春來,秋去,花開,雨落。那是三個多星期以前吧,一走進慈恩寺公園(恐有誤)時,看到那落寞而俐落的樹,便覺得心裏安靜了。任清風拂面,我自靠著椅子閉目對天……
昨晚一個人在下班的路上走,我開始想為什麼自己總是行色匆匆,每天都很急,都很急……我在追逐什麼?我放慢腳步,但我知道這並不是關鍵。我在忙著生 活,雖然生活並沒有什麼大改觀;我在過日子,雖然這日子並沒有過得如何精彩。我步履匆匆,每天很急,我著急回家,雖然家中也瑣碎平凡。我可能要洗衣,掃 地,做飯,澆花,熬藥。我面對的人,我有時候開心,有時候自己還會控制不住對他板著臉。我可以因為一個細節而心疼,我可以因為無知時的香港澳門一日遊事兒而對生活不在那樣信任,但終於,我內心中還是要如兩個齒輪一樣磨合,最後順利運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