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僧人的飛瓦魔術

Le 26 mai 2017, 05:09 dans Humeurs 0

明朝時,有幾位僧人打算在山上建一座寺廟,當他們選好地址,準備動工時,發現山高路險,搬運磚瓦十分困難,如果增加工人來做這件事,必將耗費過多的銀子。

 

正當大家犯愁時,有一位僧人忽然笑著說:“別發愁了,只管先去把需要的磚瓦買來,至於如何搬運,我自有妙計。”大家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把磚瓦都堆積在山腳下。

 

接下來,那位僧人下山來到附近的幾個村子裏,大張旗鼓地告訴大家:“我們打算在山上建寺廟,因為我懂得飛瓦的技術,根本不用工匠。”村民們聽了自然非常好奇,他們全都跑到山腳下去瞧熱鬧,人越聚越多,最後竟然來了幾千人。

 

這時,那位僧人早已換上普通人的衣服,裝成傭人的樣子往山上挑瓦。村民們看到只有他一個人在忙碌,因為急著想看僧人如何不用工匠而用魔術建寺廟,就一起動手幫忙運送磚瓦。沒過多久,大家就把一大堆磚瓦全都搬運完了。直到這時,僧人才重新穿上自己的衣服出現,他笑著對大家說:“我所說的飛瓦魔術,就是像今天這樣讓你們一起來幫忙搬瓦呀!”村民們聽了,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遇到困難的事情,一味地發愁不能解決問題,一個看似奇葩的辦法也許就能迎來轉機。

淺夏如煙,花開情濃

Le 19 mai 2017, 05:53 dans Humeurs 0

淺夏如煙,花開情濃,這個季節再薄涼的人也溫潤了。依著一米陽光的柔軟,收集百花中的芬芳,來釀光陰,讓清新怡人,來供養靈魂。

——題記

一直認為,好的時光是帶著香氣的,在這淺夏的清晨,聞看花香,聽著鳥鳴,低眉淺讀,讓心穿越唐詩宋詞,那份唯美與詩意便在心中滴落成行,形成山水詩篇。

泡一壺清茶,茶香四溢,紅塵輾轉中疲憊的一顆心,也隨之澄澈,將陽光雕成一葉輕舟放還於心海,心如無風的湖面,平靜而潤澤,於沁人心脾的寧靜中,將往事凝結在纖弱的花瓣上,淺淺描畫芳菲,笑看尋常歲月。

時光的剪影中,總是因為忙碌,而錯過了許多花開的瞬間,也是因為身處喧囂,便嚮往一片澄明,渴望有一片淨土,來安放我的詩意和靈魂。多想尋一方田園,一縷清新,在青山綠間,掬草木凝露,嗅花朵芬芳,讓心在天空下舒展,讓自然的清幽在心中湧動著豐盈。

也許,是性格的原因,夏天裏最喜歡的,不是姹紫嫣紅的花潮湧動,而是牆角的那抹新綠,映入眼簾,便覺得心底通徹,清新潤澤,它沒有任何裝點,純粹的自然,於清風白雲下,任意舒展,與花兒相襯,與晨露輕語。

真正的美,從來都不加任何修飾,就如在最好的年華,初見那個清水一般的人,只有兩顆澄澈的心,和清露一樣的情意,這樣的美好,途經生命,只一眼,春風十裏,歲月花開。

常想夏天的第一個韻腳一定是綠,那份翠綠通透,於光影交錯間緩緩鋪開,輕輕淺淺,通往心之小徑,花影淡淡處,是清風種出一籬風月,是遠離浮躁,心底生成的一抹綠,是用來盛放美好淘寶 香港付款的潔靜角落,無論俗世煙火如何薰染,那份澄澈通透,在光陰的眉宇間,淺釋一抹溫柔,清風過處,浩蕩也好,散落也罷,都如初見般美好。

繁花雖美,終會迷人眼,有時候,孤獨自省,更能守成一窗風輕雲淡。

我在一眸清涼中,守著內心的山水,讀淺夏溫婉的詩篇,這個季節給我的感覺是輕輕的,柔柔的,純純的,讓我想起了少女飄在風中的裙擺,想起了梔子花開,也想起了愛情,眼裏有愛的人,心中自是歡喜,那份美好的情愫在心中氤氳,定是看天,天是藍的;看花,花兒含笑;看水,水是澄澈的。

或許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曾懷有一份對愛情的期待,也都曾經裝過一個人,歲月已遠,很多東西都已模糊了,唯有那份不變的情懷,一直妥貼在心中,無論何時,想起,便如這淺夏的陽光,通透而美好。

遠去的時光,可以讓一個人愛到荼蘼,也可以讓一個人有一顆波瀾不驚的心,這都是歲月的賜予,讓我們途徑悲喜,不讓風塵寫滿了眉彎,一重山水,半盞清風,隔著光陰的牆,我仍然是落滿青梅樹下,那個賞花的人。

喜歡香息這個詞,它應該是,從淺夏的一縷風中,穿越靈魂,幽楊海成幽而來,帶著淡薄的情懷,和清閒靜美,不曾嗅已入心。它應有野菊花的淡,有蘭花的雅,還有這個季節隨處可見的薔薇花的馨香,在淺淺的綠中,半開著心扉,如早晨花瓣沾到露珠般晶瑩,暗香盈袖。

淡極始知花意濃,一抹香息中,一定藏著女兒家心事,那份青春懵懂和初初遇的欣喜,在心中輕舞飛揚,如淺夏那一樹花開裏,盡染的相思,溫柔了時光,裝點了季節的詩意。

心事,被五月的花朵染上了香氣,一些渴望抵達的夢,終是抵擋不住微微清風的溫柔,於一箋綠色裏,裝點著淺夏枝頭的萬紫千紅。有些深念,無需言語,低眉處,是你粲然的微笑,以及你眸中的翠色,念起,如露珠親吻著花朵,守望,暖暖。

用最單純的心境,守著最初的萌動,為你開出詩意,長成蔥蘢,心底忽有斯人可想,也是一種幸福,正如你的那句,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歲月深重,有些情意,早已不必言說,我想,我來,就是為了與時光相遇,書寫一段深意,用帶著露珠的畫筆,沾滿光陰的清涼,輕描遇見,勾勒生命中那些美好的畫卷。

淡淡的行走在陌上,有清風從發間滑過,婉約了經年的實德歌,那些或喜或悲的過往,早已從指尖滑落,得失之間,也許沒有我想要的永遠,但對美好的期許,卻依然未增未減。

人生,總是在經歷中豐盈,恬淡,是一個人內心的積澱,它是流水潺潺的心情,白雲悠悠的灑脫,也是行走於世上最美的姿態,

攬一份清淺,安放在淺夏的眉眼,也定是貼近自然,樸素清香,如六月的花香,似清風縈繞。淺淺的,多好!愛一個人淺淺的就好,然後相依相扶,一直到老,淺淺的生活,沒有大的波瀾起伏,也沒太多繁瑣,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於清淡的歲月裏,溫潤如初。

 

梁愛詩:2047後「一國」原則不會變

Le 15 mai 2017, 05:27 dans Humeurs 0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反對派陣營為爭「政治議題」,「本土自決派」早前開始提出要討論「香港2047年後的前途問題」雲雲。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表示,香港回歸已經20周楊婉儀幼稚園 拖數年,「一國兩製」成功落實,並達至順利過渡,現時考慮2047年後的問題未免太早,因為內地與香港社會發展很快,未來發展難以預見。她強調,最重要毋忘初衷,初衷所指就是「一國兩製」如何出現,主要為了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和維持香港穩定繁榮。她指,回歸已是事實,2047年後的討論,亦隻會是維持「一國兩製」,或變成「一國一製」。 

梁愛詩昨日出席一個電台節目表示,香港回歸20年,「一國兩製」得以成功落實,雖然有部分人士擔心,「一國兩製」「變形、走樣」,但她個人認為,香港仍是很自由的地方,人權自由更較港英時期有很大的改善,例如過往的警監會並非獨立運作,而現在的監警會就獨立於警隊之外,同時更成立了婦女事務委員會等委員會。回歸以來,香港發生了很多好事情,但大家並沒有仔細去看,隻會覺得社會很紛亂。 

不應單看衝擊 應看如何應對 

她強調,外界不應單方麵看香港正要麵對多少的衝擊,而應仔細看香港如何應對社會上的問題和衝擊。 

梁愛詩又指,回歸以來,香港麵對很多事,但並沒有影響到香港的基本印刷製度,特區政府亦十分廉潔、有效率。她形容,香港現時麵對的問題是「階段性的問題」。對於近期有「本土及自決派」提出需要重新討論香港在2047年後的何去何從,梁愛詩認為,無可能「重新討論」,因為回歸已成事實,隻能選擇「一國兩製」或「一國一製」。 

強調毋忘「一國兩製」初衷 

她強調,大家須毋忘初衷,即是「一國兩製」的出現,主要為了國家統一、領土完整,以及香港的繁榮安定,亦考慮了歷史問題及實際情況,就算到了2047年,中央亦會從「初衷」的方向考慮問題。 

她重申,2047年後「一國」原則不會改變,「不會像有些人提及重新來過,(香港)不在『一國』之內,這是不可能的。」 

她又解釋,中央對港政策被指收緊,是因為回歸初期,雙方對事情掌握不足夠,對於不清楚的事,中央便放手讓香港自行解決,但隨?兩地關係更密切,自會出現不同意見或矛盾。若要解決兩地之間的問題,辦法就是要回歸基本法的條文,包括是否有越權,若果並無越權的話,當考慮如何處理問題時,是否可以做得更好。 

行政立法大和解再傾政改 

梁愛詩表示,上次政改未有認真地看如何在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框架下發展,對此感到可惜。 

她指,當時反對派堅持公民提名,若重啟政改的話,亦希望反對派可以放下這個堅持,找出大家均能接受的方法,否則,仍無法達到三分之二的共識,嘈吵一輪後仍然不會有結果。她希望立安利傳銷法會可以先順利議事,與政府多合作少對抗,新一屆政府可以與立法會有大和解,尋找合作空間,其後再看政改的問題。 

對於早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到澳門視察,大讚澳門落實中央全麵管治權,被視為向香港放話。梁愛詩認為,基本法已寫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中央係咪有全麵管治權?」 

她批評,有人說中央違反「一國兩製」或幹預香港事務,很多時候全因為沒有看清楚基本法的內容。 

原文地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5/15/YO1705150013.htm

Voir la suite ≫